文章正文

朗读者读后感800字

日本人执迷专业捕鲸400年 商业利益是真正的驱动力

    为什么日本一直执迷于捕鲸呢?除了其背后的商业价值,日本人认为从“鲸口夺食”是为了争夺海洋资源。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编者的话:近日,日本正式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IWC)。日本“禁闭”三十多年的商业捕鲸全面开禁,引发各方关注。长久以来,日本一直将捕鲸、食鲸视为一种“传统文化”。虽然鲸肉曾是二战后日本重要的食物来源之一,但随着对捕鲸的限制和食物种类的增加,目前日本国内鲸肉市场已大幅缩水。日本执意重启商业捕鲸,商业利益是背后真正的驱动力。

     捕鲸最早可追溯到绳文时代

     由于“岛国”这一特殊的地理形态,日本自古就非常依赖海洋资源。在古代日本人看来,“鱼类”区别于哺乳动物,“鱼肉”并不能称为“肉”,只有陆生动物的肉才是“肉”。从历史角度来看,日本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是禁止食肉(陆生动物的肉)的,“吃肉等于罪恶”这种观念曾在日本深入人心。再加上佛教传入日本,禁止猎杀动物的禁令越来越多,民众根本没有机会食用陆生动物的肉。日本气候温暖湿润,拥有丰富的鱼类资源,因此日本人主要依靠鱼米为生,“食鱼文化”就成为了日本的独特文化。

     鲸鱼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古代日本人将鲸鱼和其他鱼类一样,视为“大海的馈赠”,捕捞食用。鲸肉一度成为日本人宝贵的营养来源。日本有这样的俗语:“一头鲸鱼就能使七个村的村民获益”。因此,对于捕鲸者而言,捕获到一头鲸鱼,是能来给自己及村落带来极大收益的好事。

     日本的捕鲸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绳文时代。绳文时代遗迹的出土文物里就有鲸类的骨头以及大量海豚骨头。以此可以推断出,当时日本人已经有积极主动的捕鲸行为。在长崎县出土的弥生时代中期的文物上,发现了捕鲸图的壁画,因此日本在弥生时代很可能也在进行捕鲸。

ri ben de bu jing li shi zui zao ke yi zhui su dao sheng wen shi dai. sheng wen shi dai yi ji de chu tu wen wu li jiu you jing lei de gu tou yi ji da liang hai tun gu tou. yi ci ke yi tui duan chu, dang shi ri ben ren yi jing you ji ji zhu dong de bu jing xing wei. zai chang qi xian chu tu de mi sheng shi dai zhong qi de wen wu shang, fa xian le bu jing tu de bi hua, yin ci ri ben zai mi sheng shi dai hen ke neng ye zai jin xing bu jing.

     此外,在石川县曾大量出土过约5000年前的海豚骨头,而在4000年前的九州地区遗迹中也出土过用鲸鱼椎骨做成的器皿。由于当时技术有限,通常只能捕获一些体型较小的鲸鱼。

     有资料显示,日本捕鲸历史共分为三个时代:渔民们临时组织,将鲸鱼按地域分配的“初期捕鲸时代”;为了使鲸鱼作为商品流通,组织了专业的捕鲸集团“捕鲸组”的“古式捕鲸业时代”;以挪威式枪杀捕鲸法为主的“近代捕鲸业时代”。

     战国时代后期,为了让鲸鱼作为商品开始流通,日本开始进行有组织的捕鲸行动。但捕鲸业最早起源于伊势湾的熊野水军,当时的参与者多是日本各地的水军和海贼。而最早的捕鲸是用鱼叉,但很快又发明了渔网捕鲸,使得安全性和效率大大提升。很快,渔网捕鲸被日本各地广泛流传使用,捕鲸事业渐渐走向繁荣。

     随着捕鲸技术的发展、经营体系的完善以及日本对鲸鱼需求的扩大,到17世纪初期,位于和歌山县的太地町正式出现了专业的捕鲸集团,并设立了“捕鲸组”,可以说专业捕鲸迄今已有400多年历史。捕鲸集团是有组织的行动,需要很多人履行自己的职责:约30人为一组,大约四组或五组构成一个捕鲸团队。负责在海边高台上眺望大海的人,一旦发现鲸鱼,就用狼烟和法螺贝向海上的捕鲸船发出信号,随后捕鲸船组成船队围捕鲸鱼。据说在捕鲸业鼎盛时期,太地町的一个村就有近千名捕鲸者,而太地町也被称为“捕鲸发源地”,并以此名扬天下。

     鲸肉成战后日本粮食危机救星

     江户时代捕鲸集团的出现,标志着渔网式捕鲸达到了顶峰。那时鲸鱼油和鲸肉也实现了商品化,渔民把鲸肉作为普通饭食来享用。至今日本有些地区仍使用鱼叉式捕鲸和围捕式捕鲸。而一些保留食用鲸鱼传统的地区,还在通过捕获搁浅的鲸鱼和海豚进行被动式捕鲸。

     最初捕鲸者出于道德因素,加上带着幼崽的鲸鱼反抗激烈,容易产生危险,所以会尽量规避捕杀母子鲸。在太地町的捕鲸史上曾发生过一起流血惨案——“大背美鲸事件”,也被称为日本最大规模的海难。

     1878年12月24日早上,当天下着雨且风势强劲,并不是理想的捕鲸日。但因为临近过年,捕鲸者都希望能满载而归回家过年,所以这个有着184名船员、19只船的捕鲸队还是顶着风雨出海了。下午两点左右,随着一声“发现鲸鱼”,全体船员都欢呼雀跃起来。但是这次发现的鲸鱼,是少见的体型巨大且带着幼崽的背美鲸。当时的人们并不具备捕捉这类大型鲸鱼的技术。

     此外当地人还有一种说法“带着幼崽的背美鲸做梦都不要梦到”,其危险程度由此可见一斑。因而指挥者当时表示反对捕捉,但大多数人还是想要冒险试一试。接下来上演了惊心动魄地一幕:受惊吓的母鲸在海中疯狂翻腾,没想到船员们在历经整晚的搏斗后,竟然成功捕获了巨鲸。正当他们欢呼雀跃时,不幸发生了,他们的捕鱼船被背美鲸巨大的力量拖入逆流,落水的船员在绝望中死去。幸存者寥寥无几。也正因为这场事故,日本捕鲸集团开始衰退,古式捕鲸也渐渐没落。

     到了江户末期,英美等国家很多捕鲸船来到日本附近的海岸,开始“美国式捕鲸”。于是日本附近海洋里的鲸鱼数量骤减,日本古式捕鲸也受到了毁灭性打击。明治时期以后,日本开始学习近代的捕鲸方法,而挪威式枪杀捕鲸法为日本捕鲸产业再次带来生机。1934年以后,日本为了获取鲸鱼油还曾派遣船队,远赴南极去捕鲸。但很快国际上便出现了捕鲸管制公约,规定保护鲸类及其后代。二战时期,日本的多数捕鲸船被军队征用,捕鲸暂时中断。

     日本在二战中战败后,很快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粮食危机,日本捕鲸协会顾问三崎滋子在《日本人为何执念于捕鲸》中这样写道:“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粮食极度紧缺,当时预测每年大概有上百万人可能会饿死,饲养的动物也不够,无法补充人体所需要的动物蛋白。再加上佛教在日本的普及和影响,当时的日本人排斥吃陆地的四脚动物,因而畜牧业也没能得到发展。国土面积狭小更是决定了日本无法大规模发展畜牧业,而战争也导致了日本各方面都发展缓慢,肉类产业更是凋零。”于是鲸肉成了日本解决粮食危机的救星。

     此外,麦克·阿瑟下令盟军司令部放松对日本渔船捕鱼范围的限制,允许他们在小笠原群岛周围捕鲸。日本还改造了美国海军的油船,制造了两艘捕鲸船前往南极海域。

     从1946年开始,日本再次组建捕鲸船队,由于鲸鱼提供了肉食供给源以及外币获得源(鲸油输出),捕鲸顿时成为重要产业。捕鲸船队迅速扩充,最多时有7个船队,日本从19世纪50年代末期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捕鲸国。而19世纪40年代末到60年代中期,日本最主要的蛋白质来源就是鲸肉。1964年,日本捕鲸数量达到历史最高——2.4万头以上。其中,绝大多数是巨大的长须鲸和抹香鲸。

     随着流通和储存技术的进步,鲸肉很快成为重要食材。而且还拥有价格便宜、富含蛋白质等优点,在战后日本人的饮食生活中占据着重要地位,鲸肉变成了大众食材。在捕鲸量达到顶峰的时期,在动物性蛋白的来源获取上,日本国民对鲸肉的实际依赖达到70%。

     此外,还有一点不得不提,那就是战后日本学校的“给食”,也就是学校提供午餐的制度。“油炸鲸肉”在当时可谓是“给食”的代表性食物。1954年,日本学校午餐法要求在义务教育(小学和初中)阶段提供鲸肉,以改善日本儿童的营养。但事实上,小学生们并不太喜欢吃鲸肉,据1951年东京都立卫生研究所进行的调查,小学生最讨厌的“学校给食”肉类,选择猪肉的占16%,牛肉7%,而鲸肉是占比最高的,达到23%。有人推测,可能是面对鲸鱼,孩子们内心充满了伤感和负罪感。鲸肉从孩子们的“给食”中消失,是从1986年开始,那一年,日本宣布停止商业捕鲸行为。

     打着“科研”旗号捕鲸

     由于人类在19世纪到20世纪初对于鲸类的滥捕,鲸鱼濒临灭绝。为了恢复鲸鱼的数量,国际捕鲸委员会(IWC)的全体加盟国于1986年同意禁止商业捕鲸。日本、挪威和冰岛等捕鲸国家,在加盟国就持续可能的鲸鱼捕获数量的分配上达成一致之前,要接受暂时禁止捕捞的决定,禁止捕鲸基本上成了永久的措施。1948年日本加入国际捕鲸委员会,1986年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日本被迫停止商业捕鲸。

     然而,在签订条约后日本仍旧一直要求恢复商业捕鲸。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日本于1987年开始以IWC科学调查的名义,每年捕杀200到1200头鲸鱼。日本鲸类研究所牵头,针对南极海域的小须鲸和长须鲸,西太平洋的小须鲸、塞鲸以及布氏鲸等鲸类进行捕获调查。2005年逐渐扩大规模和对象种类,达到顶峰。虽然日本一直以“科研”为名义继续在日本近海甚至远赴南极捕鲸,但至今能够查阅的“科研成果”只是数篇论文。日本由于贩卖以科学调查名义捕杀的鲸鱼,假借调查之名实行商业捕鲸的行为,受到了国际社会的批判。此后,日本于2018年试图说服IWC,认同在持续可能的分配范围内进行捕鲸,结果以失败告终。最终于今年7月退出IWC,重启商业捕鲸。

     为什么日本一直执迷于捕鲸呢?除了其背后的商业价值,日本人认为从“鲸口夺食”是为了争夺海洋资源。在2001年的IWC会议上,日本水产厅官员森下丈二在解释为何反对南极小须鲸管理政策时表示:“这对南大洋蓝鳍金枪鱼的管理是非常不利的。”众所周知,日本人对金枪鱼很是痴迷,因其营养价值高,也是鱼类料理的高级食材,每年日本都要举行金枪鱼拍卖。同时因为历史原因,食鲸文化也一直被日本视为传统文化和饮食习惯,即便现在的日本人并不习惯吃鲸肉了,但仍要保留和传承下去。还有一些人认为“鲸鱼即便再捕杀100年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国际社会对于日本商业捕鲸一直持批判和反对态度。澳大利亚环境专家称,日本的捕鲸行动毫无人道、令人发指。绿色和平组织多次派船跟踪日本捕鲸队,进行“非暴力阻止”,并全程拍摄展示给世界。美联社称,据美国鲸类学会估计,现存座头鲸3万至4万头,仅为人类现代捕鲸活动开始时数量的约1/3,早已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入濒危物种名单。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当前文章:http://www.cmjyt.com/c5nl1cnv/27926-234572-28261.html

发布时间:00:04:38

首页_天下新闻综合资讯站!  钦州新闻网  钦州新闻网  首页_天下新闻综合资讯站!  首页_天下新闻综合资讯站!  钦州新闻网  钦州新闻网  钦州新闻网  首页_天下新闻综合资讯站!  首页_天下新闻综合资讯站!  

{相关文章}

“女状元”孟丽君就出生在这里?

    

昨日最佳推荐

推荐者——邹杰

推荐人气打卡点——勾山里/荷花池头(上城区南山路)

推荐理由:柳浪闻莺对面的勾山樵舍,是陈端生的故居。故居往北一董卿主持的朗读者音乐_蜘蛛资讯网点,有一条勾山弄,风景很好。这条路连着的荷花池头路上,有一面荷花墙,也好看。在西湖边,逛逛古院落群里的小弄堂,很有味道。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发现杭州新发展新变化新美丽”

记者实地探访——

“女状元”孟丽君的故事,想必大家都熟悉。写《再生缘》的人,就是清代弹词作家、杭州才女陈端生。当年,她就住在西湖边的勾山里、一座叫勾山樵舍的院子里。不知道《再生缘》是不是她在这里写的?

这一老宅,是陈端生的洛丽塔设计图怎么投稿_蜘蛛资讯网爷爷陈兆仑(号勾山,清代散文流派桐城派领袖人物)造的。说起来,邹先生推荐的“勾山里”的来头还真大。勾山里的门洞,看起来很气派,字更有来头,是当代着名书法篆刻家刘江老先生写的。

如果你最近路过这里,一定要进去走走。走进去,你会发现,这一片房子很特别,是典型的榫卯结构老房子,外面可以看到乌青色的砖头。这些老房子,大多建于上世纪初期,是院落式格局,至今有近百年历史。不过,房子的门却向华强住在香港九龙塘_蜘蛛资讯网不大,窄窄的红木门旁边种着翠竹等,很党为什么不打掉向华强_蜘蛛资讯网是精致。

勾山里17号,门头上写着“西湖琴社”,这里是“新浙派”古琴艺术的发源地。从新浙派古琴开创者、被称为“重振浙派第一人”的徐元白,到子承父业的徐匡华,再到后继者徐君跃,这里共走出了徐门三代琴人。如果你去的时间巧,还能听到隐隐传来的琴声。

勾山里不长,总共不到100米。走到头,就到了荷花池头,这条路相对宽些,汽车也可以开进开出。或许是因为连着错综复杂的小巷子,车不多,人也不多,很好逛。往北一点,在跟广福里路交叉口的地方,有一面近10米长的白色院墙,上面画着荷叶,以及点缀其间的荷花和飞鸟,组成“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

虽然荷花池头东侧是现代楼房,但这条路上还是藏着很多名人的故居。以前,潘天寿先生就住在南山路荷花池头景云村,荷花池头一栋带花园的二层中西式别墅,是茅以升旧居。除了风景、名景,西湖还有很多藏在巷子里、弄堂里的历史古迹,不经意间就会错过。去柳浪闻莺或河坊街,一定要去勾山里和荷花池头走一走哦。记者王青文/摄

 &nbs王健林资产_蜘蛛资讯网p;  

 &n霸王别姬mp4百度云资源_蜘蛛资讯网bsp;  

    

    

(责任编辑:李显杰 )

    

    

    

    

    

首页_天下新闻综合资讯站!  钦州新闻网  钦州新闻网  首页_天下新闻综合资讯站!  首页_天下新闻综合资讯站!  钦州新闻网  钦州新闻网  钦州新闻网  首页_天下新闻综合资讯站!  首页_天下新闻综合资讯站!   |